????陈婉莹不知道这样值不值得,但她只知道自己爱他。

????片刻后,盯着他沾满着她处子血的手指,看了好一会儿,她起身来到洗手间,她将双手洗净,打开水龙头,不断朝脸上呼着冷水。

????几秒后,她回到卧室,可走回去的每一步小腿似挂满了沙袋。

????秦朗沉沉睡着,陈婉莹躺回床上,用湿毛巾将他的手指擦净,两人贴得那么近,男人的呼吸声就在她耳边,带着醇厚的酒气。

????突然,他翻个身,一条手臂横过来落在她腰际:“老婆!”

????陈婉莹心口猛地一痛盖住了下身撕裂的疼,她尝试着将手放到他身上,秦朗眼帘紧闭,一点反应都没有。

????半响,她擦干了眼泪,挪动着身子挤进了他的怀里……

????秦朗醒来的时候,一股冷风灌入室内,窗户是陈婉莹开的,昨夜,她辗转难眠,后来打开窗户,她窝在心爱的男人怀里,满腹思绪的进入了梦境。

????男人手臂动了动,抱紧身前的人:“几点了,是不是该给我做早饭了?”

????陈婉莹心头一喜,原来凌雪在家并不是处处都被秦朗宠着,否则怎么舍得让她起早做饭?!

????但她不敢睁眼,只能假装还在睡着

????房间内钻入些许的亮光,天还未完全放亮,秦朗擦了擦眼,眼神明暗相间,映着不算明亮的光线。

????他突然俯下身,闭起眼帘亲吻着陈婉莹的肩膀。

????她瑟缩下,只能睁开眼,同时心一横,翻过身,猛地一推身边的男人,“啊……”

????秦朗也睁开眼帘,看到一张惊慌失措的脸出现在面前,眼神瞬间犀利无比。

????“你怎么在这?怎么在我床上?”。

????陈婉莹扯过旁边的被单裹住肩膀,委屈道:“二哥,这……这里是我的房间。”

????他利眸的扫向四周,这才发现眼前的一幕根本就不是他在秦宅的卧室。

????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这三个队友,怎么就将他扔到她房间了?而且,他现在怎么想不起来,昨晚发生什么了?

????当他视线扫到床上,看到另外半边有着点点血渍,秦朗脸色透出骇人的阴鸷,“那是什么?说!”

????陈婉莹抑下心虚,脸上展现的震惊让她唇色发白,整个人不住颤抖,“二哥,昨晚,我……我们那……那个了,我是第一次。”

????“不可能!”秦朗心头一慌,“我们什么时候做了?”

????他现在一点都不冷静不了,脑袋一片空白……

????片刻后,秦朗起身,捡起地上的衣物一一穿上,他目光冷冽如冰,动作也变得不耐烦起来,刚穿好裤子,从门口那就传来一阵尖叫声。

????“啊!”陈玉莲故意瞪大双眸,提高了音量:“你……你们怎么睡在一起?”

????说完,她走进来,一把掀开被子,更加不得了的埋怨着侄女:“婉莹,我说你怎么这么糊涂?这要是传出去了,你的脸面往哪搁?你父亲的面子往哪搁?”

????陈婉莹她抱着手臂坐起身,手忙脚乱地拿过自己的衣服开始往身上套。

????秦朗居高临下盯着他们,“好大的一盘局,呵…….真没想到,没想到你们居心叵测到这个份上?!”

????陈婉莹脸色苍白,手指颤抖着穿好了衣服,她慢慢站起身,望了眼床单上的红印,“二哥,你放心,我们酒后乱性,责任不全在你,我不会让你对我负责的,昨晚的事你完全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秦朗深深睇了她一眼,陈婉莹光着脚,整个人显得越发娇小,锁骨处还有几道印子,像是被人用手掐出来的,男人心底更加慌乱。

????突然又一道低沉的男性声音传了过来。

????“婉莹,你……你怎么能这么说?”陈玉强站在门口,颤抖着手指着女儿,微躬着腰,似乎被气着了。

????不等秦朗说话,陈婉莹率先上前几步,“父亲,这是我自己的事,和二哥无关?”

????陈玉强抬了下视线,见女儿头发凌乱,双眼通红,他沉着嗓音道,“丫头,你别怕他,放心,我会为你做主。”

????陈婉莹摇了摇头,眼圈发红,她擦了擦双眼,“父亲,我成年了,有些后果自己能承担的。”

????“够了!”秦朗喘着愤怒至极的气息,轻吼道:“你们别在我面前演戏。”

????说完,眼眸猩红的盯着陈玉莲,“是不是你们将我弄到她房间的?”

????周边的空气冷得冰冻住一般,

????“当然不是我们弄得。”陈玉莲说的那个坦荡:“秦朗,你自己犯错,可不能把责任对我们身上?!如果你管得住自己的,即使是我安排的,也无济于事,如今这样,这恰好也说明你心里是有婉莹的。”

????“事到如今,我也不藏着掖着,婉莹是我哥的心头肉,她那么爱你,既然你们现在已经这样了,我看你们还是在一起比较好,如果你不好和小雪说,我出面和她说,咱们秦家三妻四妾的又不是没有先例。

????“你给我闭嘴!”秦朗脸色阴鸷,双拳捏得咯吱响。

????陈婉莹杵在那,满脸的难以置信,她朝秦朗看了看,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是摇着头道,“姑妈,你,你怎么能这么说?”

????“婉莹,我都是为了你们好。”陈玉莲淡定道:“秦氏和陈氏联姻,强强联手,对你们都好。”

????秦朗看向陈婉莹,她似乎完全不知情,一张俏脸上写满不相信,“你怎么可以这样?姑妈,您把我当成了什么?”

????她悲愤交加,眼泪流了出来,“我不是你们联姻的工具,再说,二哥心里面只有小雪姐……”

????陈玉莲似乎就等着这句话:“傻丫头,如果他心里只有小雪,那他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呢?”

????秦朗冷眼看着他们,“呵,这场戏真够精彩啊!”

????陈婉莹对上秦朗的视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似乎受了极大的屈辱,咬紧嘴角说:“我没有演戏,昨晚我也喝的有些多,脑袋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没一会,你就闯进来了,之后……”

????陈玉强见不得女儿受委屈,面色阴沉,气势更是咄咄逼人:“秦朗,你想推卸责任?!”

????秦朗将衬衣往身上套,“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你们以为这样,我就会娶陈婉莹了?!”

????陈玉强眼眸眯起:“我不管你是怎么爬到婉莹床上的,但是婉莹没有错,她还是大姑娘,就被你酒后玷污,你不娶她,那她的清白谁来还?!”

????“哼,就算你们将我们绑在一起,我也不会娶她!”秦朗不想和他们废话,抬脚就往门外走。

????“如果你不给她一个交代,那我只能找小雪那丫头说理去?!”陈玉莲索性将坏人做到底。“她要知道了昨晚的事,你觉得你还能留得住小雪?”

????“你们敢!”秦朗脚步顿住,随即旋身,眼神犀利的扫射着他们:“你们要是敢惊动她,我决不客气!”

????也是被他摄人的眸光吓住了,陈玉莲舔了舔薄唇,声线少了一丝尖锐:“就算我们不说,事情总会有暴露的时候,这万一婉莹要是怀孕了,你说,只能包的住火吗?”

????秦朗的心冷不丁被扎了下,薄唇却抿的死死的,两手攥紧。

365体育投注可以买吗 ????陈玉强银眉锁紧,思忖片刻说:“秦朗,你是个男人,我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陈家是大户人家,不可能让婉莹受到世俗的诟病,如果不是念及着婉莹对你痴心一片,我早就选择报警!念你也是酒后冲动,我会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秦朗冷飕飕的看着陈玉强,全身散发着一种凛冽的气息,似乎能结出寒霜,半响他扫视了一圈,径直走了出去。

????很快,房间传来震耳欲聋的关门声。

????秦朗愤怒至极的样子在脑海里回荡,陈玉强眯起了双眸。

????陈玉莲这个提议,其实挺荒唐的,细想之下,秦朗那般无坚不摧,怎么会轻易中了他们的圈套。

????但是现在看到他这般激烈的反应,陈玉强心底的担忧消怠了一半,秦朗应该不是将计就计。

????那接下来,即使他不想负责任,他也要拼尽全力和他死磕。

????秦朗捏紧拳头,一直走到秦宅外面,正好李庆小跑了过来,他抬下头,硬着头皮说:“二少爷,夫人昨晚没有回家,她在秦宅住下了。”

????男人气息陡然一滞:“你说什么?你怎么没有送她回去?”

????“夫…….夫人死活不同意回去,她说要在这等着你。”李庆也不知道事情有没有按计划进行,当下只能挑重点的说:“你放心,昨晚我一直守着夫人,她应该还没醒。”

????秦朗猛地转身,沉声交代,“现在去备车,马上回茉莉园。”

????“是。”

????一路忐忑的来到凌雪的房间,当看清被子里的人儿还在睡梦中,他心头一松,此时才庆幸,那么不堪的一幕是发生在离这有段距离的陈婉莹的房间里,要是在他的卧室,那一早那么大的动静,势必会惊醒她。

????那样不堪的场景如果被凌雪亲眼看到的话,她一定会崩溃,搞不好还会落下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