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老小面前效法了一回王爷,声称自己……声称自己也喜欢男人是个断袖,当场就给顾老爷子打断了腿,顾家将事情压了下来,只称顾公子病了,让他好好将养,反省……”老管家道:“可顾公子腿还没好全,刚能下地就又闹了起来,还说,还说……”

????贺梓鸣迫不及待的问道:“还说什么?”

????他真是受够了老管家这说话大喘气的性子了。

????“还说他非要嫁王爷不可,若不能和王爷在一起,他宁可去死……顾大人气得不行当场就说要打死他,顾文公子看不下去了,这才闹到了圣上那里。”老管家总算是把话喘完了。

????贺梓鸣一下子愣在了当场。

????虽然早知道自己这么做会对顾琛有极大的震撼触动,顾琛后来上升到95点的好感度也证明了这一点,但他却着实没想到顾琛会这么做……

????当众宣扬自己喜欢男子,还闹着要嫁给男人做男妻什么的,这对于书香门第,世家出身的顾琛来说这跨越的障碍不可谓不小,下定的决心不可谓不大啊。

????要知道,当初他喜欢贺梓晟,也清楚自己喜欢男子时,却也还是为了前途和声誉娶了妻的……

????而现在……

????贺梓鸣突然觉得顾琛也许没有自己之前想得那般不堪,但只可惜,一切都已经是注定的了。

????一切都已是来不及了。

????就当这时,门外却是传来了传旨太监尖细的嗓音:“安亲王殿下,皇上宣您即刻入宫觐见!”

????顾琛的事闹到了皇帝面前且还与他有关,那么皇帝自然也就少不得要让他入宫当面问话了。贺梓鸣只听传旨太监的声音,便已是猜出了这事儿大抵是与顾琛之事有关的了。

????那现在,他又该怎么做呢?

????虽说,伴君如伴虎,但贺梓鸣这个身体穿成了皇帝最爱的儿子,倒也不怎么怵皇帝。皇帝召见,贺梓鸣倒也不曾多想就是入了宫。

????马车一路到御书房门口停下。

????贺梓鸣被小太监迎进去的时候,顾琛正鼻青脸肿的跪在的地上腿上还裹着纱布,可见着实叫他父亲打得不轻。

????他父母兄长皆在,见了贺梓鸣进来顾老爷子还忍不住的抬头饱含怒火得瞪视了贺梓鸣一眼。

????大有觉得这位不靠谱搞断袖的前皇太子带坏了自己儿子的意味在。

????贺梓鸣趾高气扬的就跟回自己家一样进了书房,见了这么一家子人,当即装模作样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父皇,怎么顾大人一家都在啊。”

????皇帝见他进来当即就是配合着装模作样的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都给说了。

????“老大呀,你说说吧,你跟顾家的孩子到底是个怎么回事?人家现在弄得为了你可是跟家里闹得很不愉快啊……”又做出了一派大公无私,绝不偏袒的模样来,状似苦大仇深要为顾家主持公道似的问询贺梓鸣。

????贺梓鸣:“……”

????此刻的他觉得在这样场景里的老皇帝半点也不像个英明神武的皇帝,反倒像个因为不肖儿子弄大了人家闺女肚子,给人家找上了门来,没办法不得不给儿子擦屁股善后的老父亲。

????“回父皇,儿臣……儿臣什么也不知道。”贺梓鸣看也不看顾琛一眼,就是混不吝的如是回答道。

????不管顾琛做了什么,既然他们已经决裂,就已是没了回头的道理。

????再说了,贺梓鸣的性情也从不是能够任人随意拿捏要挟的性子……

????贺梓鸣这般拔掉无情,死不认账的话语一出,顾老爷子的神色当即就是一变,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为了贺梓鸣弄成了这样,这位前皇太子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来。

????贺梓鸣看得出,若非天子在前,他又是亲王……这位顾老爷子几乎就要冲上来揍他了……

????但那又怎样?

????无论是他还是戾太子,在对顾琛这一方面都是无愧于心,从未做错什么的,错得人一直是顾琛……

????因此,贺梓鸣倒也不曾畏惧什么,迎着顾老爷子的目光反而将自己的腰杆挺得更直了。

????可说是有恃无恐极了。

????“混账东西,人家顾家孩子因为你弄成了这样,你居然给朕来一句什么都不知道?成什么样子?”这回就是连老皇帝也看不下去了,佯怒的就是朝贺梓鸣掷了个茶盏过去,训斥道。

????贺梓鸣不敢顶撞,一言不发任由老皇帝训斥着,但气焰却仍是嚣张,一副不仅没觉得自己有错还不打算负责的模样。

????看得顾家人气不打一处来,但碍于皇帝在场倒也不敢多说什么。

????老皇帝训斥完了贺梓鸣,当即转换了一副面孔,看向了顾琛像个慈祥和蔼的长辈一般温声问道:“顾家孩子你怎么说?你和安亲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不要怕,朕在这里,朕给你做主,安亲王不敢胡来。”

????对于贺梓鸣先前和顾家二公子走得极近,两人经常同榻抵足而眠的事儿,老皇帝也是有所听闻的。

????便是先前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在贺梓鸣公然说出自己只喜欢男子后,他也是不得不多想的……

????本来事情被顾文闹到他面前的时候,老皇帝还想着既然两个孩子两情相悦由自己出面赐婚也是未尝不可的,这才叫来了贺梓鸣。

????却不成想自家儿子却是这么一副摆明了玩够了不认账的混帐模样。

????弄得老皇帝就算是九五之尊也不好态度太过强硬,咄咄逼人了,只得和蔼可亲的跟顾琛主持公道。

????“父皇”贺梓鸣不满的叫道,想要开口打断老皇帝。

????老皇帝却是冷冷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你给朕闭嘴!”

????贺梓鸣只好闭了嘴。

????“顾家孩子你说。”见贺梓鸣闭了嘴,老皇帝才复又和颜悦色的看向了顾琛温声道。

????顾琛拖着尚未好全的腿上前一步,就是往下一跪,朗声道:“回陛下的话,是臣暗自倾慕安亲王殿下已久,这一切皆与殿下无关,殿下的确是不知情的。”

????“是你暗自倾慕安亲王,这所有的一切安亲王全不知情?”老皇帝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

????顾琛毫不迟疑的回答:“是!”

????当一个人真正开始爱一个人的时候,是会开始想无视于对方的强大与否,都要将对方护在自己身后,不让他搅动到风雨当中去的。

????而现在,顾琛终于开始懂了……

????现在的他看重贺梓鸣甚于他自己。

????“臣没想到兄长会如此误解,将家中丑事闹到了陛下面前,让陛下看了笑话,这一切皆是臣之过错,与安亲王殿下无关,还请陛下责罚!”顾琛向皇帝方向庄重行了个礼,将所有一切一肩扛下。

????他没想把事情弄成这样,只是在自己家里放了话,只没想到他父亲居然真的要打死他,他兄长又认定了他和贺梓鸣两情相许,为了救他将事情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