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的顾大人,奴和太子殿下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我们都喝醉了……”

????他们辩解得信誓旦旦。

????可是,顾琛看着他们彼此身上暧昧无比,连掩饰都没法掩饰的斑驳吻痕……却是连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顾琛看着贺梓鸣心如死灰:“贺梓鸣,不,太子殿下,你一个字也不用跟我解释了。我们完了。”

????他说完当即拂袖而去。

????“子卿……”贺梓鸣看着他的背影不知所措到了极致。

????作为贺梓鸣最亲近的弟弟贺梓晟当即接受到兄长的视线,就是代兄长追好友去了:“子卿……”

????“长安,你不必再劝我了。过往的一切就当是顾子卿做了一场荒诞的春梦,现在梦醒了,一切就也都过去了。”顾琛一见他,当即就是抢先开了口。

????他和贺梓鸣彻底完了。

????贺梓晟当即劝道:“子卿,你可不要意气用事啊。”

????“我没有意气用事。”顾琛近乎麻木的回答。

????贺梓晟道:“可是,子卿你和我大皇兄闹成这样,顾文该怎么办呐?”

????“大哥……”顾琛如梦初醒,这才想起了自己今日来找贺梓鸣的目的,他还有个在牢中受他牵连等着他营救的大哥。

????贺梓晟道:“我昨天……昨天可是听人说大哥生了你的气,找了刑部的刘大人要让他好好关照顾文哥一下呢。”

????“顾文哥身子一向孱弱,又怎么受得起刑部的照顾啊?”他颠倒黑白。

????顾琛许久没有说话。

????过了不知多久,他才仿佛找回了自己一般,下定决心道:“长安,你还记得你昨天说的办法吗?现下,我心中已是有了决断了。”

????“可是……”贺梓晟还欲再劝。

????顾琛却直接打断了他:“现在唯有把我大哥救出来才是最要紧的,再这么继续下去,贺梓鸣一定会弄死他的。”

????“长安,你要帮我!”他抓着好友的手,几乎就像抓着救命稻草,哀求道。

????贺梓晟又哪里还有拒绝的道理,只得道:“……好。”

????第16章

????贺梓鸣大脑一阵懵圈,待到挥退左右,房中只剩下他一人以后,他才慌慌忙忙问了系统:“我昨天晚上跟那个鹤奴没发生什么吧?”

????“放心吧,宿主,昨晚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作为贺梓鸣失去意识后,仍能为他侦测四周动向的眼睛,系统十分尽职尽责的回答。

????贺梓鸣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个鹤奴长得实在是太瘦弱了,就整个一副受样儿,一点儿也不高大威猛,要是我和他发生了什么,这个世界只能和他在一起了,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他万分庆幸。

????系统:“……”

????你担心的难道就只有这个吗?我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宿主!

????贺梓鸣从系统处很快就是了解到了昨晚发生的来龙去脉,不由感叹道:“真特马的毒啊,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根本就是个心机婊嘛。”

????系统深以为然的赞同:“可不是,宿主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要去找攻略对象解除误会,揭穿他的真面目吗?”

????“既然他这么婊。”贺梓鸣勾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道:“当然是不了。”

????系统疑惑不解。

????贺梓鸣道:“我要顺着他的部署和这位命运之子好好玩玩。”

????顾琛这样的性子不破不立,不经历点什么贺梓鸣根本没法让他对自己刻骨铭心,命运之子的这番搅合,倒是省却了他自己的这一番部署……

????也算是自发自觉的为自己和顾琛的决裂送上一个替罪羔羊!

????贺梓鸣恢复过来以后,接下来几日皆是锲而不舍的到顾府门口报了道,作出了一副想要解释祈求原谅的姿态来苦等顾琛。

????也在贺梓鸣意料之中的,顾琛无论如何皆是对他避而不见,似是下定了决心要斩断这段孽缘。

????贺梓鸣就跟演苦情戏似的,站在顾府门前死活也不肯走,就连暴雨也无法动摇,生生被这狂风暴雨淋得高烧,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稍有好转,他便又是敬业的爬了起来还要去找顾琛。

????不过,这一回还不待他再去找顾琛。

????皇帝问罪的旨意便是到了。

????就如上一世顾琛和贺梓晟联合起来阴贺梓鸣那一回一般,贺梓鸣手下那位李久狐假虎威涉嫌买官卖官的事被牵涉到贺梓鸣身上,被诬告是在贺梓鸣包庇纵容下进行的大案爆出了,皇太子一干党羽皆被牵涉其中开始接受调查。

????贺梓鸣受到皇帝和群臣问责,焦头烂额,自顾不暇的档口,顾琛和顾家想办法将顾文救了出去。

????而贺梓晟则借着这个机会展露头脚,在朝中谋了个肥缺,让老皇帝知道他还有这么个默默无闻的儿子。

????本来循着上一世的轨迹,纵容属下买官卖官,收敛钱财的这口锅本该是被扣死在贺梓鸣身上,让贺梓鸣就此一蹶不振的。

????但这一世,因着贺梓晟和顾琛对贺梓鸣感情的改变,他们却没有那么下死手,不留余地的冲着让老皇帝废太子,彻底毁了贺梓鸣去……而是在事情发生,最紧张的几日后由贺梓晟出面拿出了李久瞒着贺梓鸣私自买官卖官贺梓鸣并不知情的证据,证明了贺梓鸣的清白,让他脱离了这宗大案的牵扯……

????老皇帝本就偏疼贺梓鸣这个发妻的独子,在贺梓晟拿出证据后,当即就是勃然大怒将那些企图趁着这个机会想要攀咬他的皇太子,把这口买官卖官的锅扣在皇太子身上的人狠狠收拾了一顿,并狠狠嘉奖了贺梓晟这个他从未正眼看过却在最关键时刻帮了皇太子的儿子。

????至于贺梓鸣……

????皇帝虽然从内心深处并不想处置他,但由于李久到底是皇太子府上出来的,老皇帝还是治了他一个御下不力之罪,将他罚在了太子府中禁足,闭门思过,以示惩戒。

????贺梓鸣作为皇太子在确定了和这宗大案没有牵扯,就算是仍在禁足,他也是能够动用自己的势力了,他很快便是查出了爆出这件事的内鬼出在皇太子府邸,踩着他上位爆出这件事的,不是旁人则正是他最亲近的弟弟贺梓晟和最亲密的爱人顾琛。

????被至亲至爱背叛的痛苦,使得贺梓鸣一下子萎靡不振了起来,就算仍在禁足也是不管不顾的每日夜夜笙歌,醉生梦死了起来。

????就算这一世他被这宗大案牵扯得不大,并未损及元气,但他呈现出的伤心和绝望却是绝不下于上一世的。

????作为穿越者的贺梓鸣将这一点诠释呈现得很好。

????而就当这时,心机婊贺梓晟却好像生怕贺梓鸣还会再原谅顾琛似的,迫不及待的让人旁敲侧击的让人状似不经意的在贺梓鸣面前点破了顾琛过去曾喜欢过贺梓晟,并且私下瞒着贺梓鸣为贺梓晟谋取官职一事……

????所爱之人从来没有爱过自己